传统筝乐如何走出困境?

发布时间:2017-12-30

  乔建中在《传统与创新──当代筝乐刍议》(《秦筝》2014年第1期)中提到前辈筝乐艺术家留下的中国传统筝乐的“时代琴音”时指出:“如此珍贵的音响,如此经典的演奏,如此浓郁的筝乐风格,在当代民乐舞台上还有多少演奏家将它们作为保留曲目?在我们的课堂上还有哪些老师让学生认真学习,坚持传习?在大量的筝乐教材中,它们又占了多大的份额?”

  乔教授对中国传统筝乐存承叁问,切中时弊!放眼中国筝坛,流派生成之地不见当地人演奏该流派作品已司空见惯。我曾写了《潮州青少年不弹潮州筝的思考》(《中国民乐》第53期)一文,指出在现代筝为主导的中国古筝大环境中,潮州青少年受制于考级、比赛不愿多碰潮州筝。其实,流派所在地青少年不弹流派作品,非独潮州,豫、鲁、陕、客皆然。几年前,某着名古筝教育家、演奏家率一众弟子回梓举办音乐会,整台节目,只有一首难言地道的潮州筝曲《寒鸦戏水》。南派古筝所在地的某音乐学院,老师鲜教,学生不弹地方流派作品几成“新常态”。

  乔教授对中国传统筝乐存承叁问的确是一个值得同仁深思的话题,也是中国古筝弘扬和发展中不可回避的问题。在现代筝乐教育、表演取得历史性进展的今天,我们到底应该如何对待民间社会用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实践所建立起来的筝乐艺术传统?

  不久前,有一位新当选的中国音乐家协会古筝学会领导提到“顶层设计”四个字。顶层设计并非新词,在工程学里它是一个常用概念,本义是统筹考虑项目各层次和各要素,追根溯源,统揽全局。这个词被引用到古筝,是否可以这样理解:以全局视角,自上而下地对各方面、各层次、各种要素进行统筹考虑,确定目标并为其制定正确的战略、路径,以解决深层次的问题和矛盾。

  无庸置疑,中国古筝发展飞快,成绩喜人,也确实有一些深层次问题亟待解决。如传统流派的传承问题,热议多年,雷声大,雨点小。正如《秦筝》杂志编者按指出的那样:“对传统流派的传承是多年来的一个热门话题,几乎逢活动必讲,然而,收效甚微。”传统流派的传承问题是中国古筝弘扬和发展的深层次矛盾,它涉及到古筝教学、表演、比赛、考级等一系列的问题,堪称中国古筝的“系统工程”,对这一“老、大、难”问题若放任自流,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有朝一日,地方流派被边缘化,或被异化,愧对先人。面对困难,唯有中国古筝高层高度重视,花大气力,理顺关系,化解矛盾,传统筝乐才能在多元开放的新格局中,走出困境,健康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