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4今天开什么马多少号,今晚六会彩开码结果,明天晚上开什么特肖

澄怀味象 画由心发――张耀明山水画的意境之美

2019年03月22日   来源:乐谱大全
 

张耀明,山东诸城人,现居北京。字澹之(淡之),号听风堂,一壶,澹翁。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北京香山画院常务副院长,山东画院高级画师,央视书画频道特邀艺术顾问,齐鲁山水画研究院副院长,张择端书画研究院院长,国家专业技术拔尖人才。

作品得宋元诸家、髡残、八大等影响,笔墨浑厚清新、风格古拙朴茂。曾获第七届中国体育美展金奖,第三届、第八届泰山文艺奖银奖、铜奖,入选第十二届全国美展,2000、2001、2008、2013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第十六届世界美术大会美术特展,全国城市山水画展暨第五届深圳国际水墨画双年展等数十次全国美展。在《美术》杂志、《光明日报》、香港《大公报》、《中国文化报》、《中国艺术报》、《美术报》、《中国书画报》、中央电视台等百余家新闻媒体专题报道宣传,出版画集专著30余本。曾随中国书画家艺术交流团赴日本、韩国、朝鲜、缅甸、港澳、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等国家和地区举办展览,有作品被国际友人和美术馆、画廊收藏。被多家媒体评为最具收藏价值和升值潜力的中国山水画家。

澄怀味象 画由心发

——张耀明山水画的意境之美

文/李起敏

中国山水画重达意抒情。表现意境历来是山水画构思的核心,它关系到作品的深度、格调及感人力量的强弱,因此,山水画大家李可染先生说:“意境是山水画的灵魂”。

绘画的意境,是指创作活动中的形象思维而言。北宋文学家苏轼打过一个比喻:“画竹必先得成竹于胸中,执笔熟视,乃见其所欲画者;急起从之,振笔直遂,以追其所见,如兔起鹘落,稍纵则逝矣。”观物取象而后“胸有成竹”,想象、构思才能“见其所欲画者”,而“兔起鹘落,稍纵即逝”,则意味着一个快速的表达过程,生动地概括了察物、造型、写意一整套本领,其中包括着生活、立意、想象、形象思维、典型塑造:一环扣一环,有机地联系着,凡能创意而非仿古的画家,都有这样的体会。

张耀明笔下的山水画景象,并非自然山川的真实摹写,而是“应目会心”,“画由心而发”,作品融进画家自身的审美追求和思想感情,灌注了画家对生活、自然的真切感受和认识,体现了画家主观创作意图,从而形成“山川与予神遇而迹化”的情景交融的艺术境界,这即是画家想要书写的山水画的意境。意境不是局部的点画,而是整幅画面总体的情、意、趣、格,它表现出的美感是多种多样的,或为清奇,或为空灵,或为浑成,或为绵密。一幅好画,令你在一种精神境界里神游,得到充分的美感享受,这种美感形式即为意境。张耀明在他的山水画创作中始终把握了这一点。

张耀明的山水画意境体现着物我为一的创造精神,这种充满生机的创造绝不是一堆堆僵化、呆板的图形。正如石涛所说:“山川使予代山川而言也,山川脱胎于予也,予脱胎于山川也。搜尽奇峰打草稿也,山川与予神遇而迹化也,所以终归于大涤也。”石涛指出,这草稿中的奇峰已非客观的奇峰,乃对景造意的产物,它经过想象和形象思维而成为物之我化,客观之主观化了,因此才可以说它脱胎于石涛,并为石涛所特有。这种由外而内、因物动性进而由内而外,寄情于物的过程说明了画中意境建立的过程。山水画意境的建立来源于生活及自然,但必须与主观相契合,只有物我一致,才有情景交融。北宋范宽从汴京移居终南、太行山中,“对景造意”,“居山林间,常危坐终日,纵目四顾,以求其趣,虽雪月之际,必徘徊凝览,以发思虑”,他认为“与其师人,不若师诸造化”。王国维说“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物我一致才能构成意境的灵魂。在这里“我”具有主动性和能动性。画的意境有时是无法在生活、自然中直接找到的。有些画比之生活原型有很大的改动,确乎在“似与不似之间”,却更能让你感到真实可信。张耀明在他的太行山对景写生中,删拨大要,凝想形物,进行艺术想象的提炼,画面中那种太行山特有的山林气势,变幻风云,那种带有感情色彩的取舍和强调,使读者不得不叹服画家的意境创作。所谓“君子不以人知不知而敦道德,山川不以人遇不遇而兴云雨”,张耀明营造的山水画意境,有时就是依靠观众在想象中感受真情实感时所获得,但不管多么玄妙的意境和神奇的形象,总是脱离不了最原始的自然形态和神韵。

中国艺术哲学一向崇尚自然之美,自然之美赋予诗书画以意象,以理路,以灵性。龙凤以藻绘呈瑞,虎豹以炳蔚凝姿;云霞雕色,有逾画工之妙;草木贲华,无待锦匠之奇。“酌奇而不失其真,玩华而不坠其实。”(《文心雕龙》)而这种崇尚在自然与艺术之间必经过一座桥梁,这桥梁即心源。其心源注重阐发的是境的超物象性、超实用性、即注重消解经验世界之实在性而追求心灵世界之无限性,亦即注重将人的整个经验世界点化为一片灵心之流荡。司空图谓诗境为“象外之象”、“景外之景”,“韵外之致”、“味外之旨”;严羽则以“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月”、“镜中之花”阐诠之。此类都强调和注重审美意境的虚幻性、主体性以及令人神往的魅力和无限深远之内容,绘画亦然。而“旷然有会”之际正是美象出脱之时。看来,张耀明对此颇有意会。人心与自然万物相融、共感、契合而产生的那种不可言状的意会,不仅标识着主体意识的觉醒,也标识着“物”向心灵世界的切近。唯有在这份苏醒与切近中,世界才能成为我的世界并以我所需要的方式向我呈现。

画家一旦进入“神与物游”则意象环生,以超功利的审美态度营构审美期待视野,虚怀以接纳物象,品味、发掘物象。此即所谓“虚静”、“心斋”,“疏沦五藏,澡雪精神”,“据梧冥坐,湛怀息机”,“收视反听,耽思傍讯”,以至“澄怀味象”。如卡西尔所言:“艺术家的眼睛不只是反应或复写感官印象的眼睛,它的能动性并不局限于接受或登录关于外部事物的印象或者以一种新的任意方式把这些印象加以组合……而在于他从这种静态的材料中发现动态的有生命的形式的东西。”而“对景感怀,旷然而会”之际,正是画笔、诗笔运斤成风之时。当刘勰拈出“窥意象而运斤”这一石破天惊之语来时,也就真实道破了创作的天机。张耀明的过人聪明处由此锤炼而出的新的绘画语言,不期而然却驶入了中国的传统艺术精神之长河,符合了老庄哲学的大道。

张耀明山水画意境之美既体现着客观对象的实在性,也体现着主观反映的能动性及表现方法的多样性。他凭借着长期绘画经验在既扎实又洒脱的基础上,使自己的作品融入强烈的感情色彩,这是画家对大自然的真和朴的概括和强化的结果。山水画是在特定的空间组织形象,构成意境,作用于人的视觉而产生感染力量,所以意境的创造离不开与之相适应的艺术形式。构图、笔墨、色彩、虚实……诸因素是构成意境的基础。新颖的艺术形式、技巧不仅有利于表达新的意境,而且它本身就能给人一种新鲜的美感,这是艺术形式相对独立性所决定的。山水画新意境的创造必须同时强调艺术形式、技巧的创新。我国古代山水画家十分重视与意趣相应的笔墨韵致的研究。如郑续《梦幻居画学简记》说:“意欲简古,笔须少而秃”,“意欲奇幻,则笔率形颠”,“意欲苍老,笔重而劲,笔笔从腕力中折出”,“意欲淋漓,笔须爽朗流动”等。强调新的意境创造,必须着眼于意趣、境趣、笔情墨趣及色趣的和谐统一,这是它们的相互依存关系所决定的,非此不能“臻于化妙”。张耀明在他的山水画创作实践中始终恪守古训,体味把握画面上每一个细节的笔墨韵致,追求笔精墨妙的山水画艺术境界。其作品时而苍茫古朴,扑所迷离,时而秀美空灵,逸趣隽永,体现了画家的主观审美艺术世界与大自然的造化钟神秀的共鸣与相融。

张耀明师古不泥,画境由心生发。纵观张耀明山水画无论是气势磅礴的宏篇巨制,还是充满了文人气息的隽秀小品——山水册页、手卷、扇面等都充满了诗情画意,显现出或空灵、隽永、含蓄、蕴藉,或迷远飘渺、奇妙幻境,或雄浑幽深、气势如宏的意境之美。

张耀明认为:通过事物的现象来认识事物的必然,并加以表现,乃是画家长期的、毕生的追求。作为一名山水画家应该不断深入生活、感受自然、活跃想象、抒发情思,赋予作品以生命,写出胸中丘壑,画中之“诗”。张耀明正值艺术创作的高峰,我们期待画家在未来的艺术创作中日新月异,创作出更多意境深远,笔精墨妙的山水画作品。


  《 201914今天开什么马多少号 》( 2019年03月22日 337 版)

(责编:Av9GU)